咨询热线:0765-86878889
网站公告: 天下现金登录国祥1966年诞生于台湾,1993年远涉重洋扎根上虞,半个世纪的专铸,一直致力于用人性化的企业管理推动公司的改革发展,提高公司的创新力、形。九州天下娱乐登录浙江希望机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,现公司座落于东海之滨,“瑞安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”内,标准生ߝ

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

0765-86878889

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是问题,请随时与我们联系

查看联系方式>>

【中國禁聞】3月3日完整版_2

时间:2019-03-11 11:39    点击量:

  

【中國禁聞】3月3日完整版

  3月3日完整版

  提要
政協默認 周永康案已內部傳達?
曹順利生命垂危 當局欲逃避責任
大陸民間致信兩會 籲守住法治底線

  昆明血案告破 真相仍是謎

  昆明血案告破 真相仍是謎

  中共當局3月3號晚間公布,1號晚上發生在昆明火車站的大規模砍人案已經告破,兇手共有8人,警方當場擊斃4人、擊傷抓獲1人,其餘3人已經被捕。但是當局沒有透露兇手的身份和民族,也沒有說明襲擊原因,更不準獨立媒體採訪報導。

  據香港《蘋果日報》報導,香港衛視記者秦風發消息說,被捕的其中一名黑袍女兇手懷有身孕,身中兩槍。秦風是中共前外交部長李肇星的侄女。

  由於目前中共當局沒有公布昆明血案的具體案情,而且要求各大媒體只刊登《新華社》通稿,嚴控輿論,因此血案的真相仍然還是一個謎。

  「政協」開幕 北京風聲鶴唳

  而中共的全國政協會議就在昆明血案發生後的第三天舉行,原本戒備森嚴的北京城,更加草木皆兵。 3月3號,天安門及周邊地區的安保全面升級,會場「人民大會堂」周圍一公里範圍內,崗哨林立,若有訪民被發現在會場附近,立即會被送往接待站。

  城區的所有立交橋、或交通要道,都有武警巡邏車、特警巡邏車、和民兵預備役24小時執勤。而在城鄉結合部的要道兩側,則有荷槍實彈的軍警,坐在敞篷車上戒備。

  陸媒透露周永康胞弟被帶走

  繼中共「政協」發言人,對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案,不置可否的表態之後,大陸媒體3月3號再次報導與周永康案相關的新聞,繼續引導輿論關注周案。

  《新京報》3號的報導說,神秘富商周濱的叔父周元青夫婦,去年12月在江蘇無錫家中被專案組帶走調查。周元青官職不高,但他的妻子周玲英在無錫商界頗有名氣。

  報導沒有直接說明周元青與周永康的兄弟關係,但是報導中說,周元青夫婦的生意發達與被調查,與他的侄子周濱有關。而眾所周知,周濱是周永康之子。

  編輯/周玉林

  政協默認 周永康案已內部傳達?

  日前,中共十二屆全國政協二次會議在北京開幕,在會前記者會上,大會發言人呂新華在回答有關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傳聞時,沒有否認,也沒有反駁,還向記者表示「你懂的」。有分析人士指出,這等於默認了周永康目前的困境,同時也表明,在中共內部一定層次上,已經傳達了周永康的案情。

  3月2號,港媒:搞垮中共的是中共!在政協記者會上,香港《南華早報》記者問,「外界有很多關於周永康的報導,不知道政協有何回應?」面對這個提問,大會發言人呂新華沉默了幾秒鐘之後說,「實際上我和你一樣,在個別媒體上得到一些信息。」

  呂新華表示,當局去年對31名涉嫌違法違紀的幹部進行了處理,其中有一些是部級幹部,目地就是想向全社會表明,無論甚麼人,「不論其職位有多高,只要是觸犯了黨紀國法,都要受到嚴肅的追查和嚴厲的懲處。」

  呂新華最後說:「我只能回答這樣了,你懂的」。這時全場響起了一片笑聲。

 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:「現在和以前的發言人不太一樣了,用這種風趣幽默啊,讓人家感覺很親民的態度去回答記者的問題。『你懂的』的意思,是告訴大家,(周永康)已經被抓了,只是甚麼方式、時間,去公開這個消息。政協是橡皮圖章之一,他只能去配合。」

  時事評論員邢天行:「在一問一答當中,雖然表面上沒有明確回答,但是,等於是默認了周永康現在這樣一個下場,從表面上也能推斷出來,他們在中共內部的一定層次上,已經傳達了周永康的案情了。」

  會後有記者質疑《南華》記者提出那個問題,是事前得到了有關方面的安排。

  邢天行:「實際上我也不相信他會這麼巧合,因為中國政局敏感地帶,尤其你說是香港記者,還不是哪個西方的,我們認為比較中性的媒體記者提問。我認為他這個提問本身,在背後有可能都是有意的要傳達這樣一種訊息。」

  《南華早報》也在隨後發表的報導中說,中共高官首次公開暗示,當局可能很快正式宣佈對周永康腐敗案的調查。

  邢天行:「周永康已經徹底的完了。他所牽扯所有各系統的人馬,大大小小的囉囉、黨羽,還有一些其他部門沒有查處的人,通過傳達這樣一個信息,去震懾這些人。告訴你不要再攪局,你如果再攪局,周永康已經拿下了,還何況是你們呢!」

  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表示,在兩會之前,中共當局有意不直接公布周永康案。

  邢天行:「為了突出馬上要到來的兩會主題,不想讓周永康這個案子出來之後,把目光集中到那上。因為他一旦公布的話,相應的,所有的案件有關的,都要出來的。在這之前,又為了兩會穩定這個局勢,他又要婉轉的把周永康案子給公開。」

  張健: 「因為在兩會,應該是最好的一個時機,而且現在北京創造了一個時機,把周永康事件縮小,就是昆明恐怖暴力事件,我們看到在這個事件當中,中共向來會用一個事件來掩飾另一個事件,他把全國老百姓精力放到昆明的話,把周永康案子爆出來,這是最佳時機。」

  美國《大紀元》新聞網指出,中共「兩會」前夕,先後發生香港《明報》前總編輯劉進圖遇刺事件,和昆明殺戮事件,面對江澤民集團不斷升級的威脅,中共當局提前證實周永康案。

  採訪/朱智善 編輯/陳潔 後製/孫寧

  昆明警戒森嚴 民眾渴望血案真相

  雲南昆明火車站3月1號夜裡發生的流血事件,震驚了中國。網上一片譴責之聲。昆明目前警戒森嚴,大批警察攜帶武器,全城巡邏,搜捕逃跑的兇手。民間呼籲當局儘快拿出嫌犯的確切證據,給老百姓一個事實交待。而部分大陸民眾依靠海外媒體,獲取有別於中共媒體統一口徑的信息。請看詳細報導。

  昆明火車站3月1號夜裡發生持刀砍殺民眾的流血事件後,中共出動大批警力,立刻搜索了整個昆明,全城到處可見身帶武器的警察。

  雲南昆明居民李志堅:「我回來的時候看到警察,在交通要道、路口,都是帶著輕武器。」

  據了解,3月2號在昆明尚義街抓到3名逃亡的兇手。

  雲南昆明居民鄭先生:「還是在追捕,警察正在巡邏嘛,飛機場查到兩個,尚義街也查到了。」

  2號晚上,昆明民眾自發來到火車站,點上蠟燭,為無辜遇難的人們祈禱、默哀。2號和3號,都有民眾自發捐血,救助受傷者。

  網上和中國輿論,普遍強烈譴責行兇的暴徒。

  雲南昆明居民郭賢良:「主要是憤怒的比較多一些,他們針對的是老百姓,濫殺無辜,大家都覺得很憤怒的。」

  李志堅:「很氣憤,我所接觸的人都是很氣憤。肯定是百分之百的在譴責暴行。大家都認為:不管是誰,對手無寸鐵的老百姓,(幹)喪心病狂的事情,是不可原諒的。」

  2號,一位案發時正在火車站前的喬姓女學生向《新唐人》表示,她親眼看到兩個沒有蒙面的黑衣人,手持水果刀和西瓜刀,見人就砍。而警察是在殺人血案發生後十幾分鐘,才到達現場,當時地上已經躺著多位死傷者了。

  李志堅:「大部分人對官方特別是警方的行動來說,還是有一些意見。每一個都說:在東莞,抓小姐,6-7千的警察去抓,後來在昆明,發生那麼大的事,怎麼警察就不見了?都有這些說法吧。」

  從2號開始,網上出現激烈謾罵維族人的留言,和呼籲冷靜等待確切證據的不同意見帖子。到了3號,網上還流傳著一組,據說是血案「嫌犯」的維族人士照片,和身份證號碼。

  李志堅:「大部分人都還是一個非常公正的心態,大家都認為在目前還沒有一個權威的說法、還沒有鐵證前,說是維族、甚麼族人,下這個結論還為時過早,還是要有證據。不能隨便說一下子或者根據甚麼風聲,要拿出足夠的證據才能說明,是不是維族人幹的。」

  「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」發言人迪裡夏提對外回應昆明事件時表示,「世維大會」和外界都是透過大陸官方媒體了解到相關事件,無法確定參與昆明事件攻擊者的民族成分。

  而中共當局,強制所有媒體按官方口徑,報導昆明血案。

  新疆居民張海濤:「首先要把現場的視頻公布,讓大家知道到底是幾個人作案,幾個人被抓了,幾個人被打死,幾個人逃了,然後對他們這些個人的基本訊息,如果有照片、年齡、哪個民族,這個信息要公布,這個是最基本的。現在當局沒公布,現在信息太缺乏。」

  目前大陸民眾非常渴望了解昆明事件的事實真相。一位名叫「馮翔」的記者,在1號夜裡寫下他對這起事件的想法,他說﹕「從來不告訴你到底發生了甚麼,只讓你盲目的仇恨,莫名的恐懼,稀裡糊塗的活,不明不白的死。」

  李志堅:「比如像那個BBC、法國國際廣播公司、還有華爾街日報的消息。我認為這些網站比較客觀公正,但是主要的那些東西,還得有獨立的思想,去思考一下:到底是甚麼原因?到底是不是這些人幹的?」

  對於昆明血案,新疆居民張海濤最不願看到的就是,過一段時間,等大家不再關心此事時,當局又像以往一樣,給大家一個並不令人信服的說法,然後草草收場。

  採訪編輯/唐音 後製/鍾元

  曹順利生命垂危 當局欲逃避責任

  身患重病的大陸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,因被中共當局關押期間得不到適當的治療,目前經證實,已經生命垂危,陷入深度昏迷。這一消息引發了維權人士和訪民的擔憂和憤怒,曹順利的家人和律師表示,將依法追究迫害曹順利的相關部門及人員的責任。

  北京大學法學院研究生畢業的曹順利,因要求參與聯合國人權報告的審議和撰寫,長期在北京外交部門前靜坐抗議。去年9月,曹順利在前往瑞士日內瓦參加聯合國人權培訓的路上,被中共當局從機場秘密抓捕,關進看守所僅半年,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。

  據曹順利的密友劉曉芳向《新唐人》證實,3月1號早上10點,曹順利所在的309醫院通知她的家屬緊急趕往醫院,因為曹順利的病情極不樂觀,目前已經陷入深度昏迷,只能靠呼吸機維持。

  中國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密友劉曉芳:「突然間給家裏打電話,她現不太好,迅速趕到醫院來。她弟弟就給我打了電話,我也趕過去了。現在她極度的虛弱,內臟都急劇的衰竭,又出現腹水,各方面指標都是不達標的。現在曹順利的生命完全是依靠藥物來維持著,就看曹順自身生命力能維持多久,就看她自身的生命的欲望了。」

  曹順利的律師及親朋好友都認為,中共當局對曹順利的病危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。曹順利的律師王宇表示,曹順利原本就患有肝病,去年9月被當局以「尋釁滋事罪」非法關押後,看守所多次拒絕了律師提出的為曹順利治療和保外就醫的要求,甚至連她自帶的藥物都被強行收走不讓服用,導致她的病情急劇惡化,直到今年2月20號曹順利病危昏迷,看守所才通知她的家人,並一反常態的催促家屬儘快辦理保外就醫手續。

  劉曉芳:「律師去看過、接見以後,說她身體很不好,我們就遞交了申請書,要求取保候審、就醫甚麼的,它們都始終不批。到這時候了,人躺下了、昏迷了,你要求取保候審,很顯然,它們是推卸責任。」

  大陸社會活動家胡佳:「警方通知曹順利病危,要求給她辦理取保候審。你可以看到有多麼無恥!當人在裡邊的時候,你們非法的關押她,然後折磨她,不給她有效的照料和治療,最後都已經到病危,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時候,你才給她治療。這個時候,你又想要把所有的責任踢得一乾二淨,所謂取保候審。」

  2月27號,在曹順利家人拒絕簽字的情況下,北京警方依然對曹順利做了取保候審決定,並拒絕透露擔保人身份。

  同時,曹順利病危的消息傳出後,受到了外界普遍關注,來自中國各地的訪民紛紛自發前往醫院看望,但都遭到了當局的阻攔、軟禁和抓捕。

  劉曉芳:「外地人也有好多到醫院去看去,然後警察也都出動了,在第一防線那地方,就進入病區那個位置上,對外地人攔截。警方對他們也施展了暴力,又抓又甚麼的。我親眼看到的大概有20多個,警察也有7、8個人。在這之前北京的人去看她,大概可能有10個人都已經被刑拘了。它們給安了一個罪名,就說是擾亂單位秩序。」

  3月3號,包括曹順利的律師在內的10多名維權律師,聯名發表呼籲信,要求北京警方立即無罪釋放曹順利以及前往探望的人士,並要求當局依法公開曹順利的病情,追究相關人員法律責任等。不到一天,響應的公民就已經達到數百人。

  大陸人權活動家胡佳也呼籲,應該將曹順利現在的狀況和受迫害的過程,讓每一個聯合國成員國了解,讓他們知道中國是人權的地獄,中國共產黨是人權的敵人。胡佳敦促中共當局公開曹順利病危真相,如果沒有人為此承擔責任的話,類似事件還會不斷的、越來越頻繁的發生。

  採訪編輯/張天宇 後製/ 李勇

  大陸民間致信兩會 籲守住法治底線

  中共「兩會」開幕前夕,因參加「新公民運動」獲罪的中國公民許志永、丁家喜等人的辯護律師,以及關注這一案件的中國各界人士,聯名致信「兩會」全體人大代表,要求他們維護法治,責成有關部門糾正「新公民案」的錯誤判決。

  3月2號,中國大陸律師張慶方、程海等數十人,聯名發佈了一份「請守住法治的底線——就新公民案致十二屆全國人大全體代表的公開信」。

  信中寫道:我們是許志永、丁家喜、趙常青、李蔚、張寶成、馬新立、宋澤、李剛、侯欣、袁冬、李煥君等十幾名中國公民的辯護人,以及關心新公民案的國內知識界、企業界、新聞界的人士。強烈要求全體人大代表,正視因新公民案突顯出的中國公民憲法權利被粗暴打壓,國內言論自由遭非法限制的事實,並在人大會上責成有關部門立即糾正其錯誤作法,以維護中國的法治建設成果,保障憲法和法律的實施。

  信中認為,「新公民案」是中國因言獲罪的典型案例,許志永案的一審判決,是無中生有的判決。

  丁家喜的原辯護律師程海指出,「新公民案」本身不構成犯罪的事實非常明顯,他們發起的這些活動,第一個要求官員財產公開,第二是要求教育公平。

  新公民案被告丁家喜原辯護律師程海:「這根據我們國家憲法還有教育法規定的,比如憲法規定,我們有遊行示威的自由,有發表自己的意見和建議的權利,向國家權力機關,所以他們的行為不構成犯罪。」

  去年底,「新公民案」一審中,北京當局認定許志永利用群眾關心的社會熱點話題,多次組織、策劃在政府機關周邊、商業繁華地帶和人流密集場所,打橫幅活動是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」,判處許志永有期徒刑四年。

  程海:「有些人對這個東西很忌諱,然後就上升到刑法層面進行打擊,實際上他們打擊的是,破壞著國家的憲法,還有刑法的具體的實施。打擊公民參與政治的這種合法行為,所以122簽署一個聲明,呼籲人大代表的關注。」

  程海表示,他們最主要的目地,是希望人大能夠監督北京的公、檢、法儘快糾正這件錯案,同時懲治這些故意辦錯案的人。

  南京「東南大學」法學教授張讚寧則指出,曝車峰被抓內幕:戴相龍為自保誘其回京!中共當局對「新公民案」的判決,等於踐踏了當局自己制定的憲法和法律,侵害了公民正常利用公共場所表達意見的權利。

  南京「東南大學」法學教授張讚寧:「判許志永的刑,實在是中國司法界的一大恥辱,說明他們是在走倒退的路,法制建設成了一句空話,虛偽的法律就充份的表現出來了,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了中國的法制是一個很虛偽法律。」

  公開信中還指出,判決書中認定許志永組織、策劃的所謂五次「聚眾擾序活動」,其中兩次是教育平權活動,都是在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公開宣稱,教育部正在制定隨遷子女就地高考的政策下,進行的。

  當時警方沒處理任何一個學生家長,而且兩次活動,許志永都沒到現場。但是,半年後,當局卻以此給許志永定罪。

  公開信表示,當局對公民言論自由的打壓,讓他們對中國的法治產生了深深的憂慮。包括判決書中認定許志永等人獲罪的另三起街頭活動,是他們為了推動「人大」出臺的官員財產公示法,而分別在朝陽公園南門、中關村和西單廣場組織的反腐敗宣傳活動。

  新公民案被告許志永原辯護律師張慶方:「我們也希望人大代表關注一下,如果他們能夠做出來一些提案,對這個案件糾正就更好,作為民意代表,他們應該是守護這個法制的精神才對,不能聽命這個….中國的憲法權威得不到尊重,法律的秩序、法律的權利得不到落實。」

  不過,對於人大是否能關注這起案件,張慶方律師表示,沒有抱太大希望。早在10年前,就有中國學者指出,「人大」和「政協」只是中共的「橡皮圖章」,有名無實,不是真正代表人民的決策機構。

  採訪編輯/李韻 後製/陳建銘

  血雨腥風兩會開幕 抗議修憲聲聲

  中共「兩會」在昆明刀砍事件的腥風血雨當中開幕。場內的代表們帶來了諸多提案。場外有訪民冒著打壓進行抗議。也有學者要求中共修改憲法,和民眾冷看中共利益集團的爭鬥。

  上週六發生在雲南昆明的持刀砍人事件,已經造成33人死亡,130多人受傷。這起流血事件剛好發生在中共「兩會」召開之前,因此給「兩會」蒙上了一層陰影。

  與此同時,上世紀80年代曾在中共中央「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」任職的曹思源,也在「兩會」來臨之前,向中共中央寄出修改憲法的建議書。他要求,取消憲法當中的專政條款,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,並提出「公民權利高於一切」,以及「軍人和警察不得對平民開槍」等訴求。

  原中共體改委幹部曹思源:「這個國家應當是全體公民的國家,如果說是『人民』的國家,它就有一個敵人是誰的問題。我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土上13億到14億這些人,都是這個國家的主人,不應該有固定的敵人,如果其中有人違法犯罪,那麼應該經過司法程序,由法院判處他的刑期。他不是永遠是敵人。」

  3月2號,山東青島在京訪民林秀麗、和河南訪民聶麗娜等來到北京南站,他們打出「迎兩會」、「百萬訪民抗議外國國籍者參加兩會」的橫幅。而來到北京的上海訪民童國菁等人,也給人民大會堂寄去人民來信,他們強烈抗議不是中國國籍的人,或者家屬子女移民海外的人做兩會代表,他們還希望被權貴階層「私有化了的司法」,能夠回歸到百姓手中。

  不過,「兩會」之前,北京警察和地方截訪大軍,已在北京訪民較為集中的地方截訪,和加強戒備。

  中國海南省海口市創意策劃師 劉興聯:「 從他們目前採取的堵截的方式來講,我並不認為這個兩會會給中國人民帶來一個大的改變或者改善,只不過是這次的兩會,比如說,是統治者內部利益集團之間的又一次爭鬥而已,是他們的一個角逐的場所,他們從來不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。也就是說,當一個社會,它的建立基點不是建立以人為本的社會,不是以人權作為首要的首選的社會,那麼這將是當今社會的一個悲哀。」

  在政協會議開幕日的記者會上,香港《南華早報》記者,提出有關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調查的問題,政協會議發言人呂新華在回答這個問題時說,「無論甚麼人、無論職位有多高,只要觸犯黨紀國法,就要嚴厲懲處。我只能回答成這樣了,你懂的。」呂新華的回答引起全場一片笑聲。這是中共首次公開暗示周永康倒臺的命運。

  另外,美國《華爾街日報》認為,中共這次「兩會」討論的重點可能仍是經濟。而今年年初公布的經濟數據表明,中國經濟增長繼續失去動力,對亞洲其他地區構成拖纍。

  由於大陸地方政府熱衷於賣地,「兩會」代表們紛紛對土地財政表示關注。據國土資源部統計,2013年,全中國國有建設用地供應同比增長5.8%,全中國105個主要監測城市,地價總體水平持續上漲。去年全中國土地出讓總金額達4萬1000億元。

  全國政協委員,「中國航天科工集團」七院副院長竇曉玉表示,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土地財政的形成和積纍,房價、地價的不斷攀升走高,和地方政府的「縱容」有著莫大的關係。

  另外,針對一些地方在貫徹執行霧霾防治政策措施中雷聲大、雨點小,全國政協委員孫太利認為,治理霧霾也要「老虎蒼蠅一起打」。他表示,有些人說是要向高污染、高耗能的「吃飯產業」開刀,但大量被壓、被砍的都是「蒼蠅」級的小企業、小作坊,很少有「老虎」級的大企業、或上市公司,因此關閉那些真正的排污大戶變得遙遙無期。

  採訪編輯/秦雪 後製/蕭宇

  各位觀眾,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,再會!

【返回列表页】
地址:小猫咪与大狮子的家  电话:0765-86878889  邮箱:86878889@xiaomaomi.com 网站地图
Power by DedeCmsICP备案编号:小猫咪:版权所有 897218-9 备 IPC公0765223